展开剧照
无瑕的色彩

无瑕的色彩

加载中...
󰃖主演:
伊莎贝尔·于佩尔 Vincent Martinez 文森特·林顿 玛尔特·克勒尔   
时间:
2018-01-14-00:55:48
󰁣年份:
1998
󰃡类型:
󰃍地区:
法国
󰃋语言:
󰄭导演:
伯努瓦·雅克   
󰆘剧情:
剧情简介:服装设计师多美尼克在同性恋酒吧看中了年轻的应侍生刚旦。爱上了。他们从年龄、地位、性格等等诸多方面都相差甚远,他们的关系介于感情与金钱交易之间,结果他们的爱情成为一种肉体缠绵、疯狂、相互伤害的混合体。最后是背叛和分手。无法爱情,看《无暇的色彩》便是如此感受。法国人喜欢用身份差异的男女来表现爱情,性爱疯狂是感情极致流露这点对正常人来说似乎难于接受。不过仍然被这部电影打动却是因为故事高潮那一段。多美尼克得到了刚旦曾经的一些乱交照片,她可以用这些阻挠刚旦和富家女的婚事。她本来有理由这样做,不光是因为爱情,也因为刚旦屡次地伤害,屡次地背叛。刚旦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低声说:我只想过正常的生活。最初多美尼克似乎也不知道该拿这些照片怎么办,但是听了刚旦那句话,她把照片烧了,连同底片。刚旦有些吃惊,然后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多美尼克,说:我不结婚了,我要和你在一起。多美尼克回过头,盈满泪水的眼睛令人心碎,她指着大门,终于对刚旦说了那句早该说出的话:出去。男孩子不走,男孩子挣扎地最后表白:我爱你。他在卧室的床边坐下去,低声说:反正我不走。他对多美尼克的朋友抽泣地哀求:和她谈谈,她想让我走。朋友无话可说。那里面有一种绝望的东西。整个故事看起来是刚旦始终在折磨多美尼克,滥用了她的感情,导致最后多美尼克赶走了他。然而,刚旦并非不爱多美尼克,他也知道自己永远无法介入多美尼克的生活,他刻意伤害,刻意欺骗,然而当多美尼克与身份相当的男人交往,没有比这个更令他感受到自己处于多美尼克生活中何种地位,这是相爱也无法改变的。多美尼克做过一切爱情的极致表现,跟踪刚旦的行踪,打听刚旦的过去,为刚旦清偿债务。当她从街头拉客的男妓中拽走了刚旦的时候,刚旦抱住她说:即使我这样,你仍然爱我是吗?然而即使这样,她仍然不能真正的接纳刚旦,接纳一种她完全陌生的生活与人物。她无法给男孩子想要的安定归宿与平等爱情。感情于是在不平等的关系中扭曲了。多美尼克是在酒馆里看中刚旦的,那种“看中"大概也可以称为“爱情"——不过如果爱情可以付钱开始的话,似乎注定就不能抱有更多期待。不能指望多美尼克一定要得到那个年轻人的回报,对于观众,多美尼克是主人公,是应该得到爱情的人,可是,对于刚旦,那不过是又一个有钱的主顾而已。这种感情是不平等的,是主人对奴隶或是宠物的爱,本来有一条微妙的界限,而且不可逾越。那条界限顶好的是谁也不要试图破坏,双方不论是施者或是受者都同样心知肚明地去遵守,保持某种和谐与平衡。从前和朋友聊天,说不平等身份的爱往往演变成畸形的感情。必然有一方付出很多,而另一方接受付出更多。我说那种爱情是最糟糕的,他们可能非常浪漫,结果却可能一点都不美好。那时提到达芬奇和莎莱。达芬奇喜欢莎莱的时候娇宠到近乎盲目,然而当他惯坏了莎莱以后,对他失去感情却又是残酷无情的。还有王尔德。王尔德认为自己和博西的关系可以成为古希腊那种长者对年轻学生的爱。长者传授给学生知识与智慧,学生回报以崇拜和情感。而博西用最世故的态度表明王尔德他错了。于是王尔德倾泻刻骨的恶意解剖博西的为人,憎恶和痛恨混杂其中。还有并不喜欢的杜拉丝的最后一场爱情,那种感情看起来似乎美丽得疯狂却又不可信。全是一个酒醉的老女人自己光怪陆离的想象刻意变成现实的结果。迈克·科纳斯写过一篇科幻小说叫做《导盲犬》。他谈到感情。他说那是一种毒瘾,每次只能尝试一点点,不可以更多。小说里,低等人对着高等人心酸地说:“你知道一条狗是什么吧?我们爱它们,因为他们聪明得足以记住我们,因为他们沉默得不管我们干了什么事都爱我们。因此我们也爱它们作为回报。但我们并不尊重它们,因为我们认为我们更优越。而我,就是你的狗。"即使是一条狗,他们仍然是平衡的,甚至,当奴隶因为主人的纵容而伤害到主人的感情都是一种平衡——就像小猫小狗不小心挠伤了主人一样,可是当两个人想打破此种平衡以得到更多的爱时,就终于是悲剧结果。仿佛有来自天上的声音说:不可逾越,不可逾越,你们注定无法爱情。【详细】
播放地址 
  • 极速云播
  • 云播
猜你喜欢 
剧情简介 
剧情简介:服装设计师多美尼克在同性恋酒吧看中了年轻的应侍生刚旦。爱上了。他们从年龄、地位、性格等等诸多方面都相差甚远,他们的关系介于感情与金钱交易之间,结果他们的爱情成为一种肉体缠绵、疯狂、相互伤害的混合体。最后是背叛和分手。无法爱情,看《无暇的色彩》便是如此感受。法国人喜欢用身份差异的男女来表现爱情,性爱疯狂是感情极致流露这点对正常人来说似乎难于接受。不过仍然被这部电影打动却是因为故事高潮那一段。多美尼克得到了刚旦曾经的一些乱交照片,她可以用这些阻挠刚旦和富家女的婚事。她本来有理由这样做,不光是因为爱情,也因为刚旦屡次地伤害,屡次地背叛。刚旦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低声说:我只想过正常的生活。最初多美尼克似乎也不知道该拿这些照片怎么办,但是听了刚旦那句话,她把照片烧了,连同底片。刚旦有些吃惊,然后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多美尼克,说:我不结婚了,我要和你在一起。多美尼克回过头,盈满泪水的眼睛令人心碎,她指着大门,终于对刚旦说了那句早该说出的话:出去。男孩子不走,男孩子挣扎地最后表白:我爱你。他在卧室的床边坐下去,低声说:反正我不走。他对多美尼克的朋友抽泣地哀求:和她谈谈,她想让我走。朋友无话可说。那里面有一种绝望的东西。整个故事看起来是刚旦始终在折磨多美尼克,滥用了她的感情,导致最后多美尼克赶走了他。然而,刚旦并非不爱多美尼克,他也知道自己永远无法介入多美尼克的生活,他刻意伤害,刻意欺骗,然而当多美尼克与身份相当的男人交往,没有比这个更令他感受到自己处于多美尼克生活中何种地位,这是相爱也无法改变的。多美尼克做过一切爱情的极致表现,跟踪刚旦的行踪,打听刚旦的过去,为刚旦清偿债务。当她从街头拉客的男妓中拽走了刚旦的时候,刚旦抱住她说:即使我这样,你仍然爱我是吗?然而即使这样,她仍然不能真正的接纳刚旦,接纳一种她完全陌生的生活与人物。她无法给男孩子想要的安定归宿与平等爱情。感情于是在不平等的关系中扭曲了。多美尼克是在酒馆里看中刚旦的,那种“看中"大概也可以称为“爱情"——不过如果爱情可以付钱开始的话,似乎注定就不能抱有更多期待。不能指望多美尼克一定要得到那个年轻人的回报,对于观众,多美尼克是主人公,是应该得到爱情的人,可是,对于刚旦,那不过是又一个有钱的主顾而已。这种感情是不平等的,是主人对奴隶或是宠物的爱,本来有一条微妙的界限,而且不可逾越。那条界限顶好的是谁也不要试图破坏,双方不论是施者或是受者都同样心知肚明地去遵守,保持某种和谐与平衡。从前和朋友聊天,说不平等身份的爱往往演变成畸形的感情。必然有一方付出很多,而另一方接受付出更多。我说那种爱情是最糟糕的,他们可能非常浪漫,结果却可能一点都不美好。那时提到达芬奇和莎莱。达芬奇喜欢莎莱的时候娇宠到近乎盲目,然而当他惯坏了莎莱以后,对他失去感情却又是残酷无情的。还有王尔德。王尔德认为自己和博西的关系可以成为古希腊那种长者对年轻学生的爱。长者传授给学生知识与智慧,学生回报以崇拜和情感。而博西用最世故的态度表明王尔德他错了。于是王尔德倾泻刻骨的恶意解剖博西的为人,憎恶和痛恨混杂其中。还有并不喜欢的杜拉丝的最后一场爱情,那种感情看起来似乎美丽得疯狂却又不可信。全是一个酒醉的老女人自己光怪陆离的想象刻意变成现实的结果。迈克·科纳斯写过一篇科幻小说叫做《导盲犬》。他谈到感情。他说那是一种毒瘾,每次只能尝试一点点,不可以更多。小说里,低等人对着高等人心酸地说:“你知道一条狗是什么吧?我们爱它们,因为他们聪明得足以记住我们,因为他们沉默得不管我们干了什么事都爱我们。因此我们也爱它们作为回报。但我们并不尊重它们,因为我们认为我们更优越。而我,就是你的狗。"即使是一条狗,他们仍然是平衡的,甚至,当奴隶因为主人的纵容而伤害到主人的感情都是一种平衡——就像小猫小狗不小心挠伤了主人一样,可是当两个人想打破此种平衡以得到更多的爱时,就终于是悲剧结果。仿佛有来自天上的声音说:不可逾越,不可逾越,你们注定无法爱情。
网友评论